鱼丸啾面

众生皆甜,我是苦的

Kiss

#不二周助  自戏
#ooc 歉
#私设作为交换生到立海大

        午后阳光穿透玻璃投入室内,在画室的水泥地上印出一片阴影,深浅分明。虽然说现在早已是入秋季节,但室内的温度仍是高得足矣汗流浃背。也不知道是因为外头的曜日不减其毒辣风采,还是因为头顶在用最大挡速旋转的电扇年久失修。

        随手从书包中抽出一张纸巾,把手上出现的水分擦拭干净,抬手拿起放置一旁的塑泥刀开始比划,轻轻地在眼前的石膏像上刮刻。细碎粉末时不时从像上滑落,漂浮在半空中久久不肯落地,呛人的味道在周身弥漫。索性停下动作,转手将刀背敲击桌案边缘,抖落刃上石灰。嘴角弧起,眼睛半眯端详着眼前即将完成的头像。

        终于快要完成了呢。作为第一次的成品,看起来还不错啊!

        陶醉在自我欣赏的世界里忘了时间流逝,等到听见那不清不重的敲门声,抬头仰看壁上挂钟时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。嘛,看来我也挺有自恋的潜力啊。唇边笑意带点自嘲的意味,重新执刀继续之前的动作,扬声说了句门没锁算是对门外人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 听见踱步入内的响动,并未过多关注,仅仅是用余光瞥了眼来人方向。立海大的队服、白色的小辫,心中对来人的身份有了明确的答案。立海大的欺诈师,仁王雅治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仁王君是来找幸村君的吧,不过他下午没有来画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原本揣测着对方来这里的意图应该是找他们的部长,便也直说了人没来这件事,却没想到听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。来找我的?放下手中的刀子转身朝向对方端坐,准备听对方解释,面上的疑惑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Ne ,仁王君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听完对方的讲述,原本轻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禁握起,脸上礼貌性质的微笑也有挂不住的迹象。开玩笑的吧,仁王君。kiss 什么的,你该找的对象是女孩子呐!强忍着心头不快的念头,抬眸看向对方。仍是那副看不出真假的表情。深深呼吸几下平心静气,转眼看到案上白纸,随即有了应对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将画纸拿至眼前,用深红色的颜料笔涂抹几下,一个丰满嘴唇的样子很快在纸上显现。半个的勤奋练习,还是有所收获的。查看片刻,便捻起画纸移至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要是来自我的就可以,对吧?那么,就以这张画作为代替好了。还是说,仁王君更想亲吻石膏吗?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