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丸啾面

众生皆甜,我是苦的

喻文州自戏

#起床后桌上的一杯热水

        被枕边叮铃作响的声音惊醒,迷迷糊糊地睁眼试图让理智早些从梦境中脱出,涣散的瞳光随着意识的清醒而逐渐聚焦。昨夜庆祝欢闹的场面在脑海中闪现,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头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 嘶…看来昨晚的庆祝活动着实有些过头了,下次得让他们收敛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随手按下闹钟的开关,借着窗帘缝隙间透出的微弱亮光,习惯性地扫视室内的摆设,目光在触及书桌时发,现了一处异样。桌面上除了昨日带回的崭新的索克萨尔手办以外,还有一杯冒着白色烟气的水杯,很明显是不久前倒的热水。

        房门一向是反锁的,钥匙也没有丢失…

        “谁倒的水?”

       小声吐露心中的疑问,举步往桌子走去。及近桌身垂眸查看,一张底色与桌子相似的纸条引起了注意。一手小心翼翼地将还有些烫手的杯子挪到一旁,一手将按压多时的便签捻起,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,嘴角弯起一个愉悦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 “倒是难为他有心了,想必是偷偷在外头配了一把钥匙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